分享到微信
汽车 作者:连线Insight 2021-02-23 15:59
[亿欧导读]

从福特,到通用、大众,昔日燃油车巨头,到了不得不赌一把的时候,赌输的代价很大,赌赢却能赢得下一个时代。

福特大楼

题图来自“收费图库”

来源:连线出行(ID:lianxianchuxing)

作者:钟微

编辑:子夜

作为一家老牌车企巨头,福特目前的处境却不容乐观。 

2010年特斯拉上市后,其股价也渐渐超越了一众老牌车企。

2021年2月22日,特斯拉的市值为7499.34亿美元,是福特市值的16倍。 

特斯拉CEO马斯克甚至在接受采访时唱衰福特:“回顾历史,美国汽车公司里只有福特和特斯拉没破产过,但是当下一次经济衰退到来时,福特也很难幸免。” 

这些年,特斯拉与福特少不了互嘲与骂战,但面对鲜衣怒马的特斯拉,目前福特深陷泥沼。 

在特斯拉改变世界的故事成为人们的谈资之前,福特也曾是先锋者,在上个时代,它以一款“每个工人都买得起”的T型车,改变了人类主要的出行方式。直到2007年,它已经连续75年在美国汽车市场维持着销量第二的成绩。 

在电动车领域,福特很早就开始了探索。1914年,福特就造了电动车,这也是全球最早的电动车型之一。而直到近90年后,特斯拉才在美国创立。 

但福特的电动化转型却一直较为保守,如今,它成了追随者。直到敌人打上了门,才将转型电动车作为最重要的战略之一。 

图源福特中国官网

2021年2月19日,福特宣布在德国投资10亿美元,建设电动汽车工厂,同时,福特计划在2030年在欧洲只销售纯电车型。 

目前福特在欧洲的商用车市场以15%的份额占据主导地位,但其将电动车作为未来持续盈利的新战略核心。

这些年,福特慢慢在放弃燃油车市场。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市场需求和盈利下降,福特的一些经典车型都面临销量萎靡的状态,例如福克斯在2014年销售额下滑20%后,此后连续几年销量疲软,在本土市场也遭遇滑铁卢。

直到2018年,福特决定将所有低利润或不盈利的车型削减。此时福特就已宣布计划在北美市场取消大部分轿车业务。

这意味着,未来北美市场很可能只剩下Mustang和福克斯两款轿车销售,而金牛座、蒙迪欧、福克斯、嘉年华等车型则将永远在北美消失,当时这些车型占据了福特在美销量的近17%。

彼时,福特削减轿车车型,转战利润较高的卡车和商用车,当时吉姆哈克特在回应股东时称,这么做是为了把SUV、跨界车、皮卡、新能源车的份额提高到90%。

而如今,福特希望在未来进一步缩减了燃油车占比,未来在欧洲市场甚至要放弃皮卡和商用车,它希望彻底成为一家以新能源汽车作为主营业务的公司。 

但比较尴尬的是,福特也成为传统车企转型的负面教材,由于没有平衡好传统业务与创新业务,福特的营收下滑,股价也应声下跌。 

在它前面,是多个已经崛起的新能源车企,正向前狂奔,而它身旁,还有通用汽车、本田汽车、大众汽车等一众老牌车企,在电动化时代,福特最终能不能闯出一条生路?

危机再次找上福特

在汽车产业的十字路口,当电动化成为不可逆的变革浪潮时,特斯拉成为那个走在最前面的人,福特却掉队了。

福特CEO吉姆·法利曾在一场财务会议上表示,福特正处在十字路口,而眼下的汽车行业环境“极具破坏性”。 

虽然福特早就意识到新能源汽车的大浪潮,但它的转型并不顺利,因此业绩正处于低迷状态。

根据其财报,2019年,福特营收1559亿美元,但净利润仅有0.47亿美元,同比2018年的36.7亿美元利润暴跌99%。 

2020年其全年营收为1271亿美元,同比下降18%;净亏损为13亿美元。根据业绩报告统计,这是福特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首次遭遇年度亏损。 

福特早期便十分重视中国市场,但如今这种依赖也变成了负担。成立于2001年的长安福特,曾是福特和长安汽车的“现金牛”,但繁荣未能持续。 

2020年,长安福特累计销售25.3万辆,同比增长37.7%,但仅仅四年前,其年产还达到了100万辆的高峰。而福特对中国市场的战略,以及产品更新换代速度一直饱受诟病。 

长安福特推出的福克斯2021款,图源福特中国官网 

早在20年前,福特就处于前所未有的低谷之中,直到如今已经经历了三次重大的变革。 

2006年,福特打破最高亏损纪录后,新上台的CEO穆拉利以“一个福特”战略——卖掉阿斯顿·马丁、捷豹、路虎等高端品牌,裁减车型,关闭17家工厂等。推动转型重组,让福特顺利渡过生死劫难。 

而十年以后,为了再次赢回华尔街的信心,福特在2017年再次迎来重组计划:以成本削减计划来提振财务健康,不仅裁减大量工作岗位,也淘汰了滞销的轿车车型,以皮卡和商用车为核心,扩张自动驾驶汽车和电动汽车等新业务。 

彼时的福特CEO韩恺特曾将其与2008年至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经历的变革相比,他说,这次重组更“剧烈和深刻”。 

在传统车企“大象转身”的故事中,福特一直试图摆脱泥沼、重新起舞,却一直较为保守。 

福特对创新业务的尝试比人们想象的还要早,1914年,福特与爱迪生合作,发布了一款概念电动车,也是全球最早的电动车型之一。1967年,福特再次推出Comuta概念纯电动车,最高续航里程甚至达到64公里。 

Comuta概念纯电动车,图源网络 

率先踏入电动时代,福特却没能坚持转型。直到2017年,才开始加速新能源进程。这一年,福特投资10亿美元收购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rgo.Ai。又在内部组建电动车开发团队,由福特副总裁Sherif Marakby带队。 

在主流车企中,这些动作已经稍晚。 

但种种迹象表明,如今福特变得更为激进了。福特表示,将在未来十年持续向自动驾驶汽车领域投资约70亿美元,从2021年开始将先期投入50亿美元,如此“大手笔”的投入,较为罕见。

自动驾驶行业还属于早期,但随着特斯拉的崛起,电动化成为全球汽车行业转型的大势所趋,福特的电动汽车业务已经不能再缓慢前进了。 

2018年,福特曾公布全球电气化战略,计划到2022年投资增至110亿美元。到了2021年,福特将这一数字翻了两倍,提高到“超过220亿美元”。 

面向外界,福特更愿意提起电动汽车产品,这项业务不仅决定了其未来营收的规模,更是决定了福特未来是否会被时代淘汰。

“复制”特斯拉有多难?

福特把注意力转到了电动汽车上,这次它想要力挽狂澜,但转型道路难以平坦。 

如许多传统企业,转型的福特,选择了与其他企业合作的方式,生产纯电动汽车。 

福特将使用大众的模块化电动平台MEB、比亚迪的电池,并在各个国家以合资的方式,共同开发新能源车型。 

据路透社报道,比亚迪将向福特供应电动汽车电池,而长安福特正在寻求批准,生产一款配备比亚迪电池的插电式混合动力车。 

福特与大众汽车的合作则始于2018年6月,福特需要大众的模块化电动平台MEB,来制作电动汽车,而福特在皮卡、商用车方面的经验也是大众所需要的。

尽管合作伙伴也是竞争对手,但福特不得不将一部分命运交给对方。 

麦肯锡的一份报告曾提到,从长期来看,只有开发纯电专属平台,才能真正满足纯电技术的要求、发挥纯电驱动的优势,全新的电动汽车平台能够带来更优化、集成度更高、性能更卓越的车型产品。 

此前宝马曾研发LifeDrive模块架构,推出了宝马i3和i8,由于这两款车型的销量未能达到预期,导致宝马后期研发放弃使用纯电平台,但在2020年,宝马内部开始继续推动电动平台的研发。

电动平台意味着企业能否形成自己独有的优势,但福特还远未走到这一步。

转型电动的研发成本也不是小数目。大众在打造MEB平台的前期,便为此投入约70亿美元。福特首席财务官John Lawler曾预计,福特2021年调整后税前利润将在80亿美元至90亿美元之间,调整后净现金流在35亿美元至45亿美元。 

相比自己花上巨额投入,从零开始研发,找到合作伙伴是一种捷径,但也会失去一部分竞争力。

目前全球新能源行业的竞争日益激烈,对玩家核心竞争力的考核日趋紧张。车企不仅需要向消费者提供高质量、高创新性和高性价比的电动车,还需要解决续航焦虑和充电难题。 

从新能源汽车整车集成、动力电池,到燃料电池系统、关键零部件等,福特需要攻关的技术还有许多。 

作为百年车企,福特抗周期、抗风险,底蕴和经验都足够丰富,不过,为了赶上补贴和市场红利,福特也不得不尽快推出能打的电动汽车。 

2020年,美国、中国之外的更多欧美国家,扩大了对电动汽车和生产厂商的补贴。其中,比如德国政府,在2020年扩大了补贴,包括价格低于4万欧元的电动汽车消费者补贴将提高50%等,补贴期限也从2020年底延长至2025年底。 

也是在这一年12月,福特宣布将投资10亿欧元,改造其位于德国科隆的汽车制造厂,并与大众汽车MEB平台合作,为欧洲市场打造一款挂有福特标的电动汽车。 

动作很多,但成效却不明显。

从福特已经销售的电动车来看,2019年,福特发布了全球首款智能纯电SUV——Mustang Mach-E,截止去年3月,Mustang Mach-E的全球订单为41400个。 

另一边,福特领界EV是福特在中国市场的首款纯电动车型,但据第一电动数据,其自2019年2月上市以来月均销售4000余辆,其中上市初期月销量达到6000辆,之后徘徊在3000-4000辆左右。

福特领界EV,图源福特中国官网

而更多承载福特电动化转型的重要车型,则止步量产,没能完成历史使命。 

此前,其曾计划2020年春季量产插电混动版Escape,此后时间一再推迟,直到今年,插电混动版Escape还未达成量产。 

在中国,福特与众泰汽车的合作“流产”。自四年前,两者合资后,至今没有实质性进展。 

2021年2月,福特方面终止了此前双方合作生产新能源汽车的计划。福特称,鉴于近几年中国纯电动车行业和相关政策的重大变化,合资公司的计划无法继续实施。 

不久后,福特又公布了新的国产计划,承担使命的是福特旗下纯电动车Mustang Mach-E,新车将在2021年由长安福特进行国产。 

“几乎所有的筹码,都押在了这款车上。”福特董事长比尔·福特曾在Mach-E的发布会现场表示。福特对中国市场的热切和渴望犹存,但这一次能否成功尚未可知。 

目前欧洲等国家也已经制定了全面禁售燃油车的时间表,短短几年时间,福特就必须在电动车领域打开市场,这无疑是巨大的考验。 

大象转身慢 

发生变化的不仅仅是福特,一场有关传统汽车电动化转型的竞速赛早已打响。 

有着83年历史的汽车巨擎大众汽车,无疑是其中激进派代表。就在2021年开年,大众汽车便因为未达到欧盟碳排放目标,被罚款1亿欧元。 

但在连年的巨额罚款危机之下,大众汽车在大举推荐电动化业务,甚至建立独立部门实施“特斯拉追赶计划”。 

在新能源汽车的大战中,大众汽车可能是走得最远的传统车企之一。 

大众的电动化转型,涉及方方面面,不仅自研了MEB电动车平台和软件系统,也在全球建立了多个与之匹配的生产基地,在电池上研发上也从外购、合资走到了自建工厂这一步,产品线具备低端与高端。 

据第一电动研究院数据,特斯拉2020年全球销量累计销量达50万,大众以22万的累计销量位列第二,市场占比份额为7%。 

之后,大众ID.3也确实在部分市场战胜了特斯拉。2020年年底,大众纯电新车ID.3在欧洲市场超越特斯拉Model 3,夺得月度销量冠军的宝座。如今,ID.3即将在美国交车,将正式在特斯拉大本营与其对垒。 

大众ID.3,图源大众官网 

对于大众等传统车企而言,转型如同赌博,可能此消彼长,直到赢得胜利,但也可能陷入万丈深渊,以失败告终。 

在大众身上也可以看到转型带来的代价——业绩的低迷。其年销量在2020年的表现,为十年以来的最低谷。 

根据大众集团公布的数据,2020年集团旗下各品牌共售出930.5万辆汽车,同比下降15.2%。 

如大众汽车一般选择自研的传统车企并不多,不少车企还是选择了与福特类似的道路。 

在北美,本田与通用结成战略联盟,共同研发电子架构、辅助驾驶、车联网、VTX等技术,共享整车平台。 

2020年到今年,是传统车企转向的重要节点。 

拿下2020年年销量桂冠的丰田汽车,在发展电动化业务上,也与大众汽车形成了对比。丰田汽车对纯电动车型的态度有所不同,其始终坚持以混动为主的方针。 

而丰田汽车公司总裁丰田章男曾多次公开炮轰纯电动汽车的发展。他认为,电动车目前正在被过度炒作,并声称日本的禁售燃油车政策,将杀死企业。掌舵者的态度,导致丰田汽车在纯电车型方面慢了一步。 

而2021年2月10日,丰田的态度突然转变,宣布将在美国市场推出两款纯电车型。而原因指向“美国本届政府致力于减少碳排放政策实施”。政策的影响下,不少传统车企是被迫加速转型。 

此前一直转型缓慢的本田汽车,也在2021年2月也发布了重磅消息,其官方宣布CEO八乡隆弘将卸任,由三部敏宏接任。 

由于八乡隆弘在任期间,仅推出一款续航为220km的小型纯电动车本田e,而三部敏宏是汽车制造商研发部负责人。这被外界认为,是本田加速电动化等新四化转型的选择。 

传统车企的电动化转型的难度,不仅仅是资金实力、技术和供应链,目前还有来自产业变革的压力。

目前这种压力更体现在经销商层面,如今传统车企急需经销商帮助其销售电动汽车。 

2021年2月,福特曾发给经销商一封信,其中提到,福特经销商将需要花费多达35000美元,这一费用将覆盖充电器、服务设备和安装等。同意这个方案才能够获得该品牌的认证。由于纯电和混动产品都有配套设施,如果经销商无法获得认证,便无法销售相关产品。

图源福特中国官网 

此前凯迪拉克也曾希望经销商投资并销售电动汽车,与其经销商委员会起草了相关的要求,如果经销商不想进行这笔投资,那么他们将失去销售凯迪拉克电动车的资格。之后,约有150家经销商不惜放弃品牌的新车销售,也不愿为设施投资20万美元。 

经销商对投资电动汽车的排斥,可能将影响传统车企的电动车以及原有新车的销售。 

在传统车企漫长而艰难的电动化转型道路上,来自经销商的压力也许只是一个小插曲,往后还有无数的考验等待着它们。 

在电动化时代,传统车企的品牌竞争力不再,此前的管理、销售等模式不再适应新的环境,百年的积淀也可能化为泡影。 

从福特,到通用、大众,昔日燃油车巨头,到了不得不赌一把的时候,赌输的代价很大,赌赢却能赢得下一个时代。 

本文经授权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亿欧立场。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电动汽车新能源汽车福特汽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