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微信
可选消费 作者:字母榜 2021-04-13 15:58
[亿欧导读]

捷径还是歪路?

简历

题图来自“公开图片”

来源: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

作者:薛亚萍 王靖

“三百元,代做字节跳动腾讯美团春招笔试题,通过率90%以上。”

看到这条微博,小咩眼前一亮。作为一个即将毕业的普通本科生,春招到来之际,他向一些互联网大厂投递了简历。但如何通过笔试,成了困扰他的一大难题。

小咩迅速和代考方达成一致协议,笔试当天,代考方采用对电脑远程控制的方式“替”他完成了笔试。很快,小咩就收到了该互联网大厂的面试通知。

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调查发现,这样的交易并不少见。

楚楚是即将2021年毕业的研三学生,去年秋招,在做了几家大厂的笔试题目之后,她发现大多是一些公务员考题,而题目设置对她来说有一定难度。楚楚在闲鱼上搜索了“大厂笔试题”,但是闲鱼却推送了笔试代考的信息。随后,楚楚和笔试代考方取得了联系。

楚楚介绍称,一般大厂笔试题都是行测题+专业笔试题两部分,专业笔试题她会自己在网上复习,而行测部分则会找代考来帮忙完成。“行测题毕竟以后对我也没有用,花时间去学习以后用不到的题,得不偿失。”楚楚坦言,“有代考能通过考试,还能腾出时间让我复习专业课,肯定比我自己学要靠谱。”

楚楚告诉字母榜,代考方的业务很繁忙。“给我代考的人不是每次时间都刚好,有时候时间会和别的考生重合,这个时候我会找别的代考。”

每年的校招,很多受毕业生青睐的互联网大厂、实体企业、银行保险等公司,一般会采用线上笔试的方式来进行第一轮筛选。与此同时,各家公司都会对此采取防作弊机制,例如每隔一段时间,录制几分钟视频;每隔一段时间,拍照一次;或者页面跳出检测等。但是,作弊现象屡禁而不止。

根据某笔面试题库网站发布的2020年秋招招聘数据显示,2020年秋招,该网站共计为超过120万考生提供在线笔试,作弊率为14%,也就是说,10个人中至少有1个人有作弊行为。

楚楚介绍,“我一共用过两种方式,一种是群主会给我们拉到一个群里,发选择题答案,但因为是手写的,有时候真的看不清,所以我一般会多找远程控制的代考。价格比手写的贵50元,在200元左右。”

所谓的远程控制,是在电脑上下载一个teamviewer,把账号和密码信息发送给对方,对方只需要用鼠标操作答题就可以。楚楚称,“用这种方式,我每次笔试都稳过,包括携程、腾讯、美团、字节跳动等大厂。”

微博是代考机构常用的揽客途径之一,代考机构在发布微博内容时加上大厂笔试的相关话题,来寻找客源或者方便客源寻找。在一些博主推送笔试代考的微博之下,不少网友都在底下评论“太棒了”、“不错不错”之类的言论,对这种方式表示赞同。甚至还有博主晒出私信显示,不少人通过这种方式拿到了大厂面试的机会。

2017年,在泰国电影《天才枪手》中,两位主角展示了一种作弊方式,依靠全球时间差进行跨时区作弊。而在今天,在互联网大厂的在线笔试中,也诞生了一种新奇的作弊方式——远程控制,而这种现象,现在正在向一些本科或研究生毕业生蔓延。

楚楚称,这种代考答题的方式,她已经介绍给周围向她吐槽笔试难的同学了。

01

字母榜在闲鱼上搜索了“大厂笔试题”的相关字样,但是显示已没有相关信息。在微博上搜索相关字眼,发现笔试代考揽客现象依然存在。在这些代考客的微博主页面都写着类似的介绍:

TOP2毕业,校招笔试测评揭秘,代做有温度的求职辅导。

而在他们的微博内容中,“笔试代做”、“行测代考”、“助力秋招春招”、“预约笔试”、“私我”“只要你有笔试我们就可以做”等字样比比皆是,有的甚至打出了“考前三小时发原题加答”、“包进面”的字样。

笔试代考涉及的不仅有美团、滴滴、BAT、哔哩哔哩等互联网大厂,一些银行券商保险类公司如中信银行、上海银行、农商银行等,还有如伊利、格里、公牛等在内的实体企业,以及著名的四大(普华永道、德勤、毕马威、安永四家会计师事务所)也在其中。

有代考客向字母榜声称,自己经验十足,技术类和非技术类都可以做,已帮助上千人拿到面试与offer。一位代考客的宣传显示,市面上主流的题库例如北森、智鼎、SHL、倍智等都在他们的范围内,而这些也恰恰都是很多大厂笔试题目来源的题库。

字母榜以“春招生”的身份,跟其中一家代考机构进行了交流。字母榜向对方发去了三大运营商之一的校园招聘线上笔试的信息,该机构给出的价位是300/h,但是并不包过,笔试的正确率在90%以上。

“有公司和岗位是只要申请就全员发笔试的,还会结合简历筛选进面试。即使你笔试特别好,那么你简历不达标,也不会让你过的。”按照机构的意思,笔试的正确率在90%以上,但是能不能进面试环节,还需要看招聘方结合简历筛选的情况。

市面上这样的机构并不少见,他们大多都是专业做行测的机构,“专业题我们一般是不做的,因为面试的时候考官会问到,我们做了也没有用。”一家代考机构的顾问告诉字母榜。

仅仅是负责行测部分,市面上的机构都要价不一。例如美团的在线笔试为赛马题库,分为逻辑、计算、言语和图表四个部分,并没有专业题。但是不同的代考客要价差异较大,有机构开出300元一场,还有机构直接要价600元一场,而且都不会承诺包过,如果没有接到面试通知也不会进行退费。

接着,字母榜又和一位“笔试-面试助攻”的机构顾问联系上,该机构顾问也是不承诺包过,但是行测题帮忙做到准确率85%以上,英语题协助做。该机构采取的方式则是“发答案或者是远程代做,发答案是单个发,也就是说不管发答案或者是远程,都是1对1帮做。”

代考顾问多次向字母榜表示,“我们做的美团基本上都过了,没有过的很少很少。保证做正确,准确率做到85%以上。美团的收费标准都是远程的价格,600元。”

而另一位要加300元的代考顾问则表示,“我们老师比他们都强,老师考N场了。”

02

2015年,在知乎上,有这么一个问题:

现在很多互联网招聘都有在线笔试环节,比如说阿里,在线笔试没有人监督,他们不担心有人会作弊吗?

问题之下,其中有一条来自于2017年的答案是这样回答的:

“在测评的时候有录屏和前置镜头监控,操作中只要离开页面就会题型测评失效,前置镜头会是实时截图,避免中途离场或代考,所以不用担心作弊这个问题。”

然而,时至今日,尽管公司在笔试的时候会根据屏幕监控、相似代码、摄取照片、跳转页面次数、手机监控、多IP登录、人工视频监考等方式作为参考依据,将出现异常情况标记作弊处理,但是依然无法杜绝作弊情况。

那么,在大厂的防作弊机制下,代考又是如何操作的呢?

例如“拉群拍照返答案”的方式,楚楚表示,“虽然前置有摄像头,但是也只能照到脖子以上的部分,其余都照不到,稍微调整一下角度,把手机放在桌面上,斜着拍照,演算的时候就能看到手机界面。至于需要监控手机的,只需要备上另一部手机即可。”

但是,这种方式其实还是存在风险的,价位也会相对比远程控制稍低。对于胆子较小、担心风险的考生,代考顾问一般都会建议他们采用“远程控制”的方式,“虽然比传答案的方式贵上一些,但是更保险。”

尽管如此,楚楚依然向自己的代考再三询问,远程控制会不会被发现,代考则表示,“某笔面试题库网站会有录屏,有录屏的话会有提示,不过你电脑是IOS系统无所谓,可以把界面最大化,隐去标志。”

字母榜也向代考机构询问上述问题,对方亦回应称,用苹果电脑去远程控制,直接可以把代做的远程软件隐藏掉。例如,像美团的在线笔试,对方就建议使用苹果电脑。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(修正案九)》,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,不仅是考试作弊行为要受到刑罚处罚,组织作弊、帮助作弊的行为都会入刑。然而,秋招、春招的在线笔试并非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,无论是考生还是代考机构,都不会受到法律惩罚。

逃脱了法网,并不意味着作弊者就高枕无忧。

2020年1月18日,有作者“谱戈”在微信公众号“编程剑谱”上发表了一篇文章《一个菜逼程序媛的求职历程》,对所有要参加校招的同学讲述了自己求职的心路历程,在文章的最后,他提到了自己春招作弊的事情,该作者称在参加腾讯春招笔试的时候,由于组团做笔试题,被告知标记作弊,而一旦被腾讯标记作弊,就会被鹅厂终生禁录。

图源:微信公众号“编程剑谱”

某笔面试题库网站发布的《2020春季招聘数据白皮书》显示,对求职者做了调研,其中75%的求职者表示,求职环境的公平性非常重要,期望对作弊者进行严惩。

同样是去年参加过秋招考试的橙子向字母榜表示,“笔试成绩决定了在简历池里面的排名,根据笔试成绩的排名,进行简历查看,所以分数高的人,会被优先查看到简历。分数低的人,由于大厂人数过多,所以会来不及看简历,由此被筛选掉。”

而橙子就是在该互联网公司的秋招笔试中成绩较低的一个,因此直到去年11月秋招即将落下帷幕的时候,简历才会被看到,也由此得到了面试机会,而上述这些则是面试他的领导向他解释的。

03

代考之风如此猖獗,背景是大厂笔试越来越难。

去年秋招的时候,大厂笔试难的论调就已经存在,#腾讯笔试太难#、#中国银行笔试#等和秋招笔试难的相关话题纷纷登上热搜,更是有网友调侃自己称“我明明只是想应聘一个基层岗,却对我有一个胜任CEO的要求。”

参加了去年秋招的楚楚也称,“想不通这些互联网大厂为什么要考行测?我知道大厂给出的理由是,行测题目的权威性,可以作为看大家逻辑分析、数据分析能力的一个标准。但是这对我们文科生是一种折磨!”

同样是文科生的菲菲也表示,“就很扯,我一个文科生,现在去应聘市场运营这个岗位,我还需要去做一张超过三分之二都是数学题的卷子。我是投错了岗位吗?”

那么,互联网笔试到底有多么难呢?根据大学生互联网职前教育平台“互联派”在2019年发布的《互联网秋招笔试到底有多难?》中显示,互联网公司第一轮笔试的通过率通常在20%以下,每年将近有80%的同学败在笔试上。

而今年春招这种情况并未减缓,因为对于考生来说,这是身为应届生最后的校招机会。网友纷纷调侃自己是“考试氛围组”、“回到小学回炉重造”、“这不叫人才测评,叫垃圾分类”、“加入美团的最快方式是成为外卖配送员”......

笔试难的背后,是每年不断上升的候选人数量。

根据教育部公布数据显示,2021年高校毕业生总规模预计909万人,而2020年这一数字则为874万人,同比增加35万人。与此同时,尽管企业不会进行缩招,但是参与面试的人每年递增。而为了能够合理的筛选,节约面试成本、提高招聘效率,在校招时,“更难的笔试”成为了大厂HR的必然选择。

大厂的选择无可厚非,站在考生角度,他们要跃过的“龙门”也越来越高。于是,不少考生选择了作弊,一些曾经抨击过代考不公平的人也走上了这条路,有人还振振有词:“那么多人都用代考,那我不用不就亏了,这是损失厌恶心理。” 

一位资深HR指出,在互联网大厂的校招中,笔试只是第一关,而且大多数是只要投递简历就会全员发笔试通知,所以能否收到面试通知,笔试只是非常基础的标准,最终会结合简历情况综合评定。但若是作弊被发现,就会终生失去进入心仪大厂的机会,被拉入黑名单,得不偿失。

应受访者要求,小咩、楚楚、橙子皆为化名。

本文经授权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亿欧立场。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