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微信
传媒 作者:开菠萝财经 2021-04-15 10:58
[亿欧导读]

也就敲打一下而已。

视频

题图来自“公开图片”

来源:开菠萝财经(kaiboluocaijing)

作者:王慧贤

编辑:苏琦

最近,很多网友可能都会诧异,长视频平台三巨头优爱腾,居然有一天会“合体”。

此次合体,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影视版权。4月9日,包括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视频在内的70多家影视传媒单位及企业,发布了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,声明内容直指抖音和快手。不仅要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、切条等行为进行法律维权,还呼吁短视频平台提升版权保护意识。

的确,“5分钟看完XX电影”“XX影视剪辑”等账号在抖音、快手上屡见不鲜。这些账号通过发布加入解说后的剪辑视频,收获了上百万、上千万的粉丝。不论是视频还是账号,都具有极强的复制性,拥有大批量粉丝、掌握可复制的模式之后,藏在账号背后的“剪刀手”们也玩起了自己的生意经:收徒弟、带货、接广告......

站在内容消费者的角度,在长视频看长剧,在短视频上看集锦和选段,流转于不同的视频平台,非常自得。但长短视频注定是一对磕不到糖的CP。

一方面,这些短视频上的影视剪辑号无偿“拿来”长视频平台的会员付费内容,不但造成“自家平台付费大结局、短视频上抢先看”这般商业收入打折的局面,而且,大成本制作的剧集要分流量给抖快,优爱腾势必要站出来谴责。另一方面,优爱腾均在自家的APP上设有短视频专栏,意图夺回被抖快分走的流量,但目前来看效果并不理想。

其实,优爱腾对于这些“拿来主义”的短视频账号的态度是又爱又恨的,既“享受”到了这些账号给自家影视剧带来的热度,又不甘心自家的版权内容被无偿商业化使用,用户时间被抢走。

但让优爱腾一刀切掉那些视频剪辑号也不现实,种种因素综合考虑下,当下能做的,或许就是狙击“剪刀手”,呼吁尊重版权,并借机“敲打”抖音和快手了。

优爱腾该不该维权?

在4月9日的一份《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》中,以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视频为代表的长视频平台的露脸,让网络舆论的矛头直接指向了“优爱腾和抖快之间的江湖恩怨”,认为这是优爱腾又一次向抖快“宣战”。对此,网友们也自发站成了两队。

一派网友认为优爱腾们这是过河拆桥,而抖音、快手上的视频剪辑号们则是被利用了。后者给长视频平台上的影视剧造势、提升热度,还要被制片方告上法庭。

“没那些剪辑吸引我,我根本都不知道这部剧”“有些剧热度最大的就是短视频的剪辑了”,在这些网友的眼里,剪辑能为影视剧带来宣传效果,甚至有网友认为,一些剧就是靠短视频出圈然后吸引观众,这么做无异于自断出路。

图源 / 微博

知名电影博主@韩先生的电影两三事也站在视频剪辑者这一队。他认为,视频剪辑者也是消费者,是花钱办了VIP的,以短视频的形式发布感受不可以吗?“这个联合声明,看似正义凛然,实则是‘剥削主义’。”

不能否认,影视版权极为重要,但知名电视剧博主@苏微橙盟主认为,一纸声明简单,规则细化却非常难。“视频剪辑号如何向版权方取得授权?取得授权的方式是否能够得到广泛推广?”他认为,不应该将民间影视剪辑一刀砍。

当然,更多的网友坚定地支持优爱腾。“未经许可就是盗版”,从知识产权保护的角度出发,这一做法符合市场需要。同时,他们建议官方建号自己剪辑,或者授权剪辑。

版权问题一直是长视频平台的“心病”。以爱奇艺为例,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在与爱奇艺相关的8308起司法案件中,案由为“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”的高达6801,占比八成多。

图源 / 天眼查

优爱腾此次联合声明,看似是与短视频之间的恩怨,维护的实则是自身的著作权归属问题。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岳屾山律师向开菠萝财经表示,根据《著作权法》规定,电影、电视剧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,通常是指影视制作公司。

优爱腾平台的身份已经变了。随着自制剧的大力发展,很多长视频平台会参与、主导影片拍摄,成为制片者,或是通过与制片者签订著作权许可、转让协议,来取得相关作品的著作权。无论是哪一种情况,优爱腾都是权利人,被侵权会给其造成损失。根据岳屾山的说法,此次声明中的优爱腾,扮演的不是“长视频平台”的角色,而是“著作权归属者”的角色。

那这些影视剪辑和解说的短视频,到底有没有侵权?岳屾山称,除去提前获得授权、双方达成合作的情况,不论是剪辑还是解说视频,都属于侵权行为

“首先,把片段进行整理和剪辑供观众观看,不属于个人学习、研究和欣赏,不在著作权法列举的12项合理使用的范畴。其次,那些加入了自己的解说、评价后的剪辑作品,虽然进行了二次创作,但通常使用了影片中最精彩的部分,甚至能够预测影视剧的剧情进展,这类‘剧透’行为,也构成了侵权。”

华东政法大学教授丛立先则认为,如果仅是借鉴别人的思想再创作,这是属于合理使用的借鉴再创作,著作权应该归作者所有;如果是拿别人的短视频重新演绎或汇编成一个新的短视频,则需获得原作者的授权。

优爱腾苦抖快久矣,这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。爱奇艺创始人、CEO龚宇也曾公开表示,短视频切条对长视频平台造成了极大的损失,相比于宣传作用,负面效应更大

优爱腾“管不住”自来水

“这年头,谁还有时间一集一集追剧?”这是不少追剧达人的心声。

小西现在已经不能适应看剧不开二倍速了,她对开菠萝财经表示,“二倍速是个好东西,追剧必备,又省时间又不影响自己了解剧情”。鱼和熊掌,观众都想要,哪个平台能集省时间和看精华于一身,就能抓住用户

所以,在抖音快手上,有一批瞄准了网友需求的“剪刀手”专门做着影视剪辑的生意。开菠萝财经在抖音、快手上输入“影视剪辑”关键词后,出现了一大批粉丝数上百万的大号。根据飞瓜数据,快手、抖音上“影视剪辑”类博主共有2.6万个博主。

抖音、快手上的影视剪辑类博主

为了更好地吸粉,这些视频剪辑号们还会挑只有视频平台VIP会员才能提前观看的内容剪辑出来

“一万块的包可以买,几十块的视频会员坚决不开。”豆豆开玩笑称,现在视频网站的会员越来越贵了,不是差那几十块,只是觉得没必要。她告诉开菠萝财经,最近在优酷平台热播的电视剧《司藤》,22集之后都是会员内容,而在抖音上,已经能搜到《司藤》的剪辑版大结局了。

抖音快手上还有一大批短视频解说的账号——“3分钟看完整部电影”“XX带你看5分钟电视剧”“XX影视精彩解说”等。只是看这些相似的账号名称,就足以想象为什么优爱腾如此愤怒了。会员收费是这些长视频平台最核心的商业模式,这些剪辑视频号直接触碰到了它们最伤筋动骨的地方,这或许是优爱腾此次“合体”敲打抖音和快手最根本的原因之一。

上述账号的创作者,将影视剧进行剪辑与二次创作,将精华部分提纯浓缩,没有任何铺垫,全程高能,以简单粗暴的方式在短时间完成快速传播,以吸引粉丝和流量。开菠萝财经发现上述账号中,有些粉丝量能多达几十万甚至几百万,可见受众之广。

短视频能通过添加BGM、插入标题、重新解读等方式,让内容更具共鸣感和吸引力,还方便饭圈女孩们在剧情之外“嗑CP”。电视剧需要考虑剧情的连贯性和完整性,而剪辑视频号没有负担就将剧情重新拼凑,营造CP感,正好对了很多追剧女孩的“胃口”,这些短视频的评论区是CP粉的重要阵地之一

抖音账号“追剧”发布了一条有关优酷热播剧《山河令》的视频,在标题中直接点出“恋爱中小情侣”的主题,评论区也引发了CP粉的共鸣,“他们分手、和好的时间比我上厕所还快”“再这样下去我觉得最先被钉死的是我(其中一男主被钉子钉了全身,导致功力大减)”。

图源 / 抖音

短视频上的剪辑剧之所以能被受众接受与喜爱,是抓住了剧集受众的心理。有业内人士称,就算“杀死”抖快上的剪辑号,还会萌生出新的“XX号”。能让用户心甘情愿付出时间和金钱的,是内容,而非某个平台和某个账号。

优爱腾们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他们既不想被抖快抢了生意,又不想失去短视频这块“流量磁铁”,早就在各自APP的底栏中直接划分出短视频专栏,并邀请创作者入驻,其中就有视频解说、影视剪辑等类型的创作者

从左到右依次是: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视频

但从传播效果来看,优爱腾们这条路成效并不大。例如解说博主“贤于葛格”在腾讯视频的账号简介中提到自己是“2021年1月影视榜第5名”。可其作为腾讯视频同类型博主中的佼佼者,发布的260条视频中,点赞量只有几百到几千不等。抖音上的同名账号视频点赞量高达几十上百万。两个平台上的粉丝数和总获赞数,均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左为腾讯视频,右为抖音

优爱腾们的自救之路走得艰难,或许与短视频冲击在前有关,但视频剪辑博主在短视频声势越壮大,它们就越危险。因为短视频平台收拢的用户渐多,不少受众已经养成了在短视频平台更省时间、更省钱追剧的习惯。

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(CNNIC)发布的第47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截至2020年12月,我国网络视频(含短视频)用户规模达9.27亿,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.73亿,占网民整体的88.3%。

“捞钱”容易,剪刀手前仆后继

影视剪辑和解说是一门好生意,门槛低、见效快,于是吸引了大批短视频创作者入场。

不论是比较初级的剪辑,在视频中加上字幕,还是加入解说和BGM的有一定差异性的内容,影视剪辑相比其他类型的短视频博主,入门和操作门槛都较低,短视频主要素材均来自影视剧,吸粉能力却不低。

入局者众,还因为这类账号有极强的复制性和变现能力。开菠萝财经发现,不少粉丝过百万的影视剪辑博主,会在账号后加上“收徒”二字,并在简介中留下微信号,“1对1实力带徒,一部手机轻松剪”。

图源 / 抖音

另一种方式则是从剪辑工具和方法论出发,进行卖课。比如抖音账号“睿哥喊你来听课”,在一条置顶视频中分享了“影视片段剪辑全流程”,其中包括教大家去哪里找资源、用哪些软件剪等,并在视频里挂上了自己的教学课程,68元的课程已经卖出了1900多份。如果按原价计算,光是这一节课,该博主就能收入约13万元。

图源 / 抖音

手握百万粉丝,很多电影博主还会进行带货变现。快手账号“二叔电影解说”“磊哥精彩电影解说”等都开通了快手小店,带货品类多是低价日用品,其中数据线和厨房清洁湿巾的销售额都超过了100万件。

图源 / 快手

当然,这些号本身也是商品。在金桔兔(新媒体服务平台)上,有大量卖这类账号的帖子,一个不到50万粉丝的账号,标价一万多元。

图源 / 金桔兔官网

与这些账号本身的内容最相关的变现方式则是广告收入。一些影视剪辑类账号都是由MCN机构批量孵化,这些账号会直接在简介中标注出自己的MCN机构名称,引导品牌前往抖音星图进行合作。

图源 / 抖音

电影的宣发方和制片方是这类账号的“金主爸爸”之一。在4月3日,周迅主演的‍新电影《第十一回》上映期间,拥有5621万粉丝的抖音账号“毒舌电影”连续发布了三条关于该电影的解说视频,并在视频中插入了电影购票链接。

图源 / 抖音

在电影宣发环节,短视频平台也是分羹者。抖音官方发布的《2020抖音娱乐白皮书》显示,截至2020年11月,抖音参与宣发合作的电影票房累计达到174.99亿,占过亿影片总票房的99.4%。抖音和快手受到制片方的青睐,这些影视解说的博主们自然也能从中分得一杯羹。

目前看来,优爱腾此次联合声明,确实是给火热的视频剪辑剪辑泼了一盆冷水、敲了一个警钟,可下一步该怎么办,似乎没有明确答案。

“先有个态度吧,后续再看行业如何维权。”参与联合声明的某头部影视公司副总裁在接受采访时说。

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小西、豆豆为化名。

本文经授权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亿欧立场。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电视剧剪刀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