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微信
传媒 作者:36氪Pro 2021-04-15 16:28
[亿欧导读]

倒逼良好二次创作内容生态?

视频

题图来自“收费图库”

来源:36氪Pro(ID:krkrpro)

作者:孙佳怡

编辑张信宇

你平时都是在哪里追剧?或看完一部剧,又在哪里看剧情相关的评论、吐槽?

回答可能是,抖音、快手、B站。

但这种3分钟看完一部电影的日子可能不多了——4月9日下午,行业协会、影视公司、几大长视频平台发布联合声明,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、保护版权,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影视作品侵权创作,并将对侵权行为依法追责。

虽然没有点名短视频平台,但指向的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声明里写道,近年来,短视频自媒体创业领域蓬勃发展,有趣的短视频作品满足了人们的消费诉求,但由此引发的影视切条侵权情况日益严重,大量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未经权利人授权,将影视作品进行任意剪辑、切条、搬运、传播,引发一系列盗版侵权问题和纠纷,严重侵犯影视作品权利人合法权益甚至损害影视作品的完整性。

长视频自救 

随着短视频、游戏、直播等娱乐消费崛起,长视频用户的消费时长被不断瓜分。

2019年《中国电视剧(网络剧)产业调查报告》显示,中国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。根据移动互联网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的数据,2021年2月,抖音短视频月活近5亿,快手近3亿,均超过爱奇艺的2.5亿,腾讯视频的1.8亿和优酷的近8000万。而且,为了达到这个规模,三家头部长视频平台花了10多年,每年烧掉上百亿人民币。

购买版权,自制综艺、剧集和电影,每一项都需要花钱。为此,腾讯视频过去3年投入的内容成本已超过500亿;爱奇艺在2017年到2019年投入了126亿、210亿、222亿的内容成本。

而长视频平台们花费高成本打造、购买的内容,上线后便会很快被短视频平台的影视帐号主拿来进行二次创作。

在抖音、快手、B站影视区,许多创作者将电影、电视剧以精华节选、组CP、人物盘点等由头进行分段截取,通过添加解说、评论等形式创作短视频内容。还有的创作者直接重新剪辑电视剧的主要剧情,分集输出。在抖音上搜索“《山河令》剧情”,出现大量的《山河令》合集,涵盖每一集的内容、人物对话,点击人数上百万。

用户观看完此类内容后便可了解影视作品故事梗概和情节,部分用户在观看完短视频之后就不再去观看原本的长视频。

有网友在微博上表示,“短视频不费时间,内容直截了当,两天就可看完一部电视剧”、“我看个短视频解说都看完了,长视频开头的广告都还没播完,十有八九还不让跳过。”

这种情况下,长视频平台颇有成为“他人嫁衣”的感觉。

至今,长视频平台中还未有一家宣布盈利。而视频平台的会员增长均出现了疲软。

自2019年起,爱奇艺就出现订阅用户增速下滑的情况。2019年Q1至Q4,其订阅会员增速分别为58%、50、31%、22%。而爱奇艺2月发布的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显示,爱奇艺的年度订阅会员数同比甚至出现下滑,从2019年末的1.069亿下降至2020年末的1.017亿。

平台背负着用户增长和营收压力。如此情况下,长视频平台们近几年的自救动作一步步升级:2018年,爱优腾联合六大制作公司发表联合声明,共同抵制娱乐行业不合理片酬等现象;2019年,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在争议中推行付费点播;2020年,爱奇艺宣布会员提价;2021年,爱奇艺腾讯视频会员涨价、进行维权。

“一部电影、电视剧的拍摄历经时日,耗资巨大,其间需要多工种密切协作,诞生过程有可能充满艰辛。在宣发阶段,影视剧同样需要投入重金打广告、买流量,用户不愿意在影院或者长视频平台付费观看,就到短视频平台上找现成资源,这白费了片方的心血,让购买版权、长期亏损的长视频平台看不到转化,影响了创作者的合法收益。”财新网在评论文章里对此表态。

争议四起

距离联合声明的发布过去近一周,影视帐号主们对36氪表示,其创作和分享暂时还未受到影响。

拥有53万粉丝的B站影视剪辑up主“_青红造了个白_” 对36氪表示,他创作的片段有的来自版权方在上映前或上映中提供的,有的是直接在网上找的。对于此声明,他感到困惑,认为没划清楚能够使用片段的时长。

“如果我就用一两秒影片镜头,这个算不算侵权?如果这也算,就太扯了吧,那B站上所有影视鬼畜up主全灭了。”

他说,在等6月1日新著作权法的生效,不知道生效后会怎么样。

在抖音上拥有近600万粉丝的影视解说类二创账号“菠萝说电影”对36氪表示,他觉得未来可能选片没那么自由了,若电影得不到授权就不能做了,“如果一刀切,那我只能转行。”

“菠萝说电影”在等具体的平台方案和授权方式。他认为版权方对每个创作者都授权不太现实,或许针对平台授权会好些。

短视频平台会对这些自媒体账号下手么?例如关停、禁止某些影视剧的二次创作?不太可能,因为这些账号数量、规模庞大,且已成为短视频平台影视内容重要的垂类,平台反而会鼓励影视内容的发布。

根据《2020抖音娱乐白皮书》,2020年,抖音电影内容收获近95亿个赞,剧集内容收获点赞超93亿。抖音上,有超过481万的娱乐内容创作者,其中万粉优质创作者人数超过8.5万人。

显而易见,短视频平台培养了大批活跃的创作者,平台也需要这部分内容创作者给自己带来流量和收益。

而对于一些影视剧版权方来说,短视频也是其宣发的主要阵地。

《白皮书》里显示,2020年大陆地区上映的票房前20的华语电影全部开设了官方抖音账号。在票房过亿影片中,抖音参与宣发合作的电影票房累计达到174.99亿,占过亿影片总票房的99.4%。剧集来说,2020年,市场上超过90%的剧集都选择了与抖音合作。《三十而已》借力抖音营销实现“破圈”宣发并成为“年度爆款”的一大典例,剧方立项拍摄期便与4000万粉丝的抖音音乐达人郭聪明合作,挑选其歌曲作为剧里某主人公感情线的BGM。此外,剧方还在站内发起“三十而已有话说”活动,活动相关的达人解读视频播放总量就高达6亿。

长视频内容需要短视频传播带来的热度,但又担心对其内容造成分流。其中的利益纠葛难以切分清楚。

《联合声明》之下,长视频平台颇带有“一刀切”意味地限制剧集内容版权的使用,以后是否还能观看到这些二次创作内容画上问号。

对于一些将二次创作内容当成是“快乐源泉”、消磨时间方式的观众来说,《声明》让他们不理解。“不知道自己的剧怎么火的吗?”、“剧难看还不让点评了?”

也有娱乐博主发表不同评论:“剧播的时候搞活动让你剪,剧播完了平台举报锁你视频,完美闭环操作”、“剧播前不管你,剧播完后直接过河拆桥......一两分钟的cp剪辑都给你下架,投诉都没用。”

长视频平台如今也在努力将短视频流量引入自己的中、短视频里,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。在腾讯微视的“追剧综”版块里,观众可以看到在腾讯视频的热播剧《长歌行》、《锦心似玉》的短视频CUT。去年四月上线的爱奇艺旗下中短视频app随刻上,观众也能看完整版的《司藤》、《你是我的城池营垒》等剧。不过,目前还没有确切播出数据来体现微视对腾讯视频、随刻对爱奇艺的引流结果。

然而,联名信中的公司不能代表整个影视行业。落款方里有超过一半的都是主要制作和出品电视剧集的公司,不乏头部公司如正午阳光、柠萌影视、慈文等。但一线的电影制作出品公司却未出现在联名信落款里,如华谊兄弟、欢喜传媒、光线影业、万达影业。

在这些未在联名信中的公司里,有很多都和短视频平台存在合作关系。

2019年4月,抖音与万达影视、光线影业、安乐影片、英皇电影6家影视公司达成战略合作,未来抖音与前述影视公司将共同通过双屏联动、宣发资源合作、音乐推广等方面加强合作。字节跳动副总裁赵添表示,抖音将与各公司未来一年将共同推出不少于40部绑定合作影片,针对不同类型作品,实现电影在抖音上的精准化营销。

2020年8月31日,B站宣布以5.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,双方将围绕影视剧播出、影视IP衍生开发等进行一系列深入合作。

2021年,抖音又将与华谊创星(华谊兄弟传媒集团的全资控股子公司)、真乐道文化等业内头部制作公司,开发至少30部的精品微短剧,类型涵盖都市、悬疑、青春等多个题材。

可以说,这些头部影视公司是长短视频流量战争中的既得利益者,既可以在长视频平台上输出内容,又和短视频平台有宣发资源、影视剧集开发合作,何乐而不为?

倒逼良好二次创作内容生态?

长视频维权之路从几年前就开始了。

2017年,爱奇艺状告字节跳动,原因是今日头条未经授权擅自播出爱奇艺独播热剧《老九门》,法院最终判决字节跳动构成帮助侵权,赔偿爱奇艺6万元;2019年,优酷将名为“图解电影”的在线图文解说软件告上法庭,因该软件可播放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近400张图片集。

北京互联网法院认为,“图解电影”上的截图对剧集起到了实质性替代作用,判决其侵犯了优酷信息网络传播权,需赔偿优酷经济损失3万元;2021年3月,爱奇艺因“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”起诉B站。

早在2018年3月,广电总局发布特急文件,要求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。通知规定,坚决禁止非法抓取、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。当时有不少声音认为,二次创作账号会受到影响。但是过了一阵子又如雨后春笋般复出。

上海格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,主要从事娱乐法、公司合规及争议解决的顾问律师对36氪表示,根据短视频平台传播内容的特定属性,一般可能会涉及到侵犯新《著作权法》第十条中的信息网络传播权,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,使公众可以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。

一般侵权行为有:将长视频机械剪切片段,并拼接成CUT/合集(短视频)、将长视频剪辑成短视频片段,而后以短视频为素材重新进行配音、影视解说/评论类的视频剪辑。就前两种行为,目前司法认定的标准较为清晰,如以电视剧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案及配音秀app案为例,法院会认定为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。

但对影视解说类的视频剪辑,目前司法判决的标准不一,针对个案的不同,只能说法院主要会重点衡量被诉侵权行为是否属于新《著作权法》24条中关于“合理使用”的免责情形,并且不得影响原始作品的正常使用,即是否与原作品的市场产生竞争关系。

在抖音上有133万粉丝的“大象放映室”对36氪表示,版权问题经常被讨论,希望这次能出一些实操细则,让行业更规范起来。“如果能促成影视二创领域的优胜劣汰,那就更好了。”

截至发稿,快手、B站均未对此话题进行回复;抖音则对36氪表示,抖音一直在打击各种形式的版权侵权行为,其注意到了影视行业同仁的呼吁,正在与相关方联系,商讨更行之有效的影视版权保护协调机制。

本文经授权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亿欧立场。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爱奇艺电视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