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微信
大健康 作者:蓝媒汇 2021-04-15 18:11
[亿欧导读]

为什么你买的药那么贵?

药

题图来自“公开图片”

来源:蓝媒汇财经(ID:lanmeihcj)

作者:蓝忘机

编辑:六耳

几年前,恒瑞医药(600276.SH)生产了一款用于治疗癌性疼痛的药水。

为了让浙江丽水市中心医院采购自家药品,恒瑞医药员工多次拜访医院的麻醉科主任,暗地里塞给主任200多万元。

真金白银地送进去,需要真金白银地拿回来。这些钱从哪儿来?兜兜转转,还得是苦等救命药的患者自己买单。

事情败露后,主任进去了,员工带锅离开。恒瑞医药给这笔钱换个马甲,写在财务报表中,以为大伙儿都是“傻白甜”。

4月12日,财政部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19家药企脸上,剑指药企带金销售、哄抬药价,其中就包括恒瑞医药——这只如今的大白马股,被称为“药茅”。

孙飘扬的恒瑞医药使用虚假发票套取资金419.9万元;钟慧娟的豪森药业(上市主体:翰森制药03692.HK)虚增发票1.5个亿,“药神夫妇”双双被罚款。

 01

药品进入患者手中,走的是山路十八弯。什么“过路费”、“过桥费”,都会计入药品成本,最终体现在药价上。

新药品在获得药监局审批后,需要参与医院招标,也就是所谓的“集中招标采购”。中标后的药企,向医院发出进药申请,院领导同意后,方能进入医院药库。

但用不用这款药、开多少药,全靠医生拍板子。

尤其是前些年,想让医生和自家的药品擦出火花,那得看医药代表们哪个会耍嘴皮子,哪个愿掏钱袋子。

显然,作为“一哥”的恒瑞医药,哪个都很行!恒瑞医药位列“风尘四侠”之首,被冠以“阿恒”的称呼。药代圈里流传的“恒瑞出征,寸草不生”,就是恒瑞江湖实力的象征。

恒瑞医药的前身是连云港制药厂,早年间与抗癌药没有半毛钱关系,主要生产技术含量较低、利润微薄的消毒水。

上世纪90年代,药厂濒临破产,在药厂当了多年技术员的孙飘扬临危受难,晋升为厂长,开始带着药厂转型,进入抗癌药市场。

当时,国内布局这一赛道的药企少之又少。孙飘扬从仿制药入手,先后完成了对抗癌化疗药多西他赛、奥沙利铂、伊立替的仿制,并成功把这3款肿瘤药做到了国内最大的市场份额。

推出仿制药的同时,孙飘扬也在抓紧对创新药的研发。恒瑞医药研发的创新药艾坦(阿帕替尼),就是全球首个晚期胃癌的抗血管生成药。

众多的仿制药、创新药成果,让孙飘扬被称为“药神”,也让恒瑞医药市值冲到4500亿元,有了“药中茅台”的名号。

不过,除了创新药,孙飘扬还有一宝,就是前文提到的让其他企业药代们闻风丧胆的销售军团。

为了培养一批业务能力过硬的销售,孙飘扬舍得了钱袋子。

别人家的销售常年不在办公室,恒瑞的销售隔三差五就得关起来培训几天。2019年,恒瑞医药85亿元销售费用中,单是内部培训费就占了14亿元。

对于销售们的差旅费、学术活动餐费等,孙飘扬也一样不会吝啬。别说是自家员工坐飞机、坐高铁,即便不是恒瑞本恒发生的机票、过路费,同样会真金白银的给你报销。

当你惊叹于恒瑞医药的“落落大方”时,财政部却给了当头一棒。

4月12日,财政部发布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,19家药企因存在使用虚假发票套取现金、虚构业务等违规行为,遭到行政处罚。

罚单显示,2018年,恒瑞医药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、过路费,报销“专家讲课费”、“学术活动餐费”等,涉及金额419.9万元。

除了恒瑞医药被罚外,孙飘扬妻子钟慧娟的豪森药业也赫然在列。2018年,豪森药业虚列“咨询评审费”、“会议费”、“办公用品费”等,套取现金1.5亿元。

这些费用被计入药品成本,最终成了药价虚高的幕后推手之一。

02

去年4月,裁判文书网的一则判决书,透露了恒瑞医药隐秘角落的一些细节。

判决书显示,2014年6月到2019年9月,五年间,丽水市中心医院的麻醉科主任雷某,在药品等引进和使用过程中,收受回扣674万元。其中,上交医院343万元,个人留下331万元。

主要行贿方新晨医药,是恒瑞医药的全资营销公司,主要负责恒瑞医药旗下麻醉、镇痛、呼吸类药品的营销推广。

恒瑞医药有款治疗癌性疼痛、手术后疼痛的药水——酒石酸布托啡诺注射液。在与丽水市中心医院签订采购协议时,江苏新晨抬高了每一支药水的采购价格,并送给雷某回扣款236万元。

为了让麻醉科增加药品使用量,新晨医药的3名员工还先后给了雷某40万元“感谢费”。

这些钱不会以“回扣”的名字记录在财务报表中,多以“学术推广费”、“讲课费”等看似毫无关联的费用计入药品成本中。

恒瑞医药的财报中,有一项费用叫“学术推广、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”,这个费用2019年超过了75亿元,占到全年销售费用的88%以上。

其中,学术活动类花了39亿元,全年举办的活动和会议超24万场,具体包括院内会议18万场、培训5.7万场,学术交流会4000余场,学术论坛等1900场。

也就是说,恒瑞医药平均每天要举办657场学术活动。

想想当初,步长制药(603858.SH)每年6万场活动就惊掉了大伙儿的下巴,恒瑞听了就跟玩儿似的。

药企举办的学术会议多需要医生参与,医生的时间就那么多,你家花钱、花精力占据了,别家就已经输在了起跑线。多次碰撞后,销售对医生的用药风格、生活习惯都掌握了,还愁卖不了药?

不过,为了赢得更稳一些,免不了要出点血。早些年,除了给钱,买水果、送外卖、请保姆,帮助医生子女解决留学问题......总有一件能抓住医生的心。

学术活动一直都是医药贿赂的高发区。2018年7月,乐普医疗(300003.SZ)在学术会议上向授课专家支付了2.4万元讲课费,就被上海市监局认定为涉嫌商业贿赂。

恒瑞医药虽然头顶“药茅”、“创新药一哥”、“抗肿瘤药龙头”多个光环,也未能免俗。

过去数十年中,恒瑞医药多次被曝商业行贿。蓝媒汇财经(ID:lanmeihcj)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不完全统计,从2008年开始,恒瑞医药的行贿足迹,遍布陕西、浙江、江苏、河南、山东等多个省份的医院,贿赂金额超400万元。

最近一次,是今年1月19日,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主任徐某因受贿140万元,被判有期徒刑5年。而行贿方正是恒瑞旗下新晨医药的员工。

2019年,另外几家医药巨头均面临营收增速下滑的情况下,恒瑞医药依旧保持着高速增长。

这背后,也不知道是否跟“雷主任”、“徐主任”有关。

03

“我病了三年,四万块钱的一瓶药,我们吃了三年后,房子吃没了,家人被吃垮了。”这是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中,一位肿瘤患者的自述。

有专家指出,全球每4个癌症患者中就有一个中国人,肿瘤已经成为了威胁人类健康的第一杀手。

对于癌症患者来说,命是钱,钱也意味着活命的机会。

但对于药企来说,能救命最好,救不了命好像也要先把钱赚到。

蓝媒汇财经(ID:lanmeihcj)之前曾写过“吉林首富”修涞贵的修正药业,一边是“良心药”、“放心药”的口号,一边又是频繁曝光的药品质量、商业贿赂问题。“良心药”的招牌坏掉了,修涞贵转头就去酿酒了。(想了解更多,后台回复“酒局”获取。)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外资药企进入中国,随之而来的还有国外的医药代表制度。各大药企为了提高销量,给医生回扣,利用学术活动进行利益输送的“带金销售”开始盛行。

进入21世纪,药品审批标准降低,大量药品获批进入市场,带金销售在医药行业愈演愈烈。

2006年底,药品审批乱象戛然而止。但带金销售、医生吃回扣的现象却依旧存在。

那些高额回扣,通过换上不同的马甲,隐藏在会计账目中。

表面上看,这些钱由上市公司买单。但穿透整个回扣过程就会发现,最终买单的其实是国家医保和患者自己。

2012年8月,一份署名为“恒瑞医药前医药代表”的帖子在网络上引起热议。文章爆料,2010年,恒瑞医药一款名为“艾素”(多西他赛注射液)的产品参与广西药品集中采购,最终以483.96元的价格中标。医院给到病人的零售价是556元,其中205元属于“推广促销费”,医生拿到的回扣为120-140元。

因为回扣等问题,病人要多花一半的药钱。

药品是一个特殊的消费领域,病人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。医生开的药单,患者也只能选择相信并接受。

能治好病便相安无事,治不好,虚高的药费只会加剧医患矛盾。

恒瑞医药作为创新药和仿制药龙头,在治病救人、推动国内医药水平发展上的贡献不可磨灭。

但治病救人的地方,本不该成为逐利场。

恒瑞行贿、带金销售的老毛病,该治一治了。

本文经授权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亿欧立场。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恒瑞医药药品孙飘扬恒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