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微信
传媒 作者:漆叶青 2021-05-04 15:04
[亿欧导读]

彩礼和嫁妆是两个家庭帮助一个新家庭,而不是一个家庭给另一个家庭扶贫。

红包

题图来自“公开图片”

文|漆叶青

编辑|顾彦

“彩礼开销不用愁,‘贷’来稳稳的幸福。”不久前,一张江西九江银行“彩礼贷”的宣传海报突然“火”了,在各个网络平台广为流传、相继转发。

虽然而后九江银行很快撤回“彩礼贷”广告并向公众致歉,但在这个结婚焦虑的时代,“最高可贷30万”的广告语却再度挑起了大众对江西“天价彩礼”的关注和质疑。

江西因没有存在感被网友调侃为“阿卡林省”,连省会是南昌都有很多人不知道,却凭着“高彩礼”在全国闻名。而且随着近年来相关报道、案例的增加,这一标签愈发让人印象深刻。

知乎上,与江西彩礼相关的话题有很多,“为何全国那么多高彩礼地区就江西出名了呢”、“江西彩礼真的很多吗”、“江西的彩礼只针对外省还是本地也这么多”等话题均有上千条评论。

“有时候朋友间开玩笑会有这种情况,同事介绍起某个女孩子,说某某是江西的,你可以去认识一下,对方可能马上就回了‘江西彩礼很高啊,不敢不敢’。”在深圳当老师的江西女生小舒(化名)说起自己碰到过的情况。

眼下,伴随国内疫情逐步稳定以及史上最长五一假期的到来,不少逃过了春节相亲潮的都市单身男女,又避无可避地迎来了五一这趟“晚班车”,开始踏上回乡相亲的列车。

趁着这次机会,我们也问了问身边的江西朋友们,当地真实的彩礼水平究竟是怎样的?

“看区域,个别地方确实比较夸张”

不同于那些回老家的单身男女,小舒要赶的不是五一这波相亲潮,而是五一结婚的大军。

小舒与老公双方同为江西宜春人,老家是在相邻的两个县,目前两人都在深圳工作。几年前二人经介绍相亲认识,而后逐步走进婚姻的殿堂。

婚礼的日子早就定下了,但彩礼却一直没有个定数。“当时我爸妈说反正也要买房子,就没有专门讲究彩礼这回事,但我婆婆坚持说要(给),我妈说那就给个吉利的数字——六万或八万,最后我婆婆打了九万九到卡上。”

小舒说,在自己的老家,好像并没有形成特别重的氛围去讨论和研究彩礼。“有就多给一点,没就少给一点,像我们家这边,也有一些是16.6万的、18.8万的。”

来自南昌安义的林思(化名)介绍,彩礼这个事情“看区域”。“像九江有些地方还是10万以下。但个别地方确实也比较夸张,比如像我们那边,现在普遍要28.8万、38.8万。”

另一位朋友也表示,“南昌30万是真的”。“我同事安徽人、女朋友是南昌的,彩礼要30万,所以一直没有结婚,请问要怎么样搞30万呢?”

除了南昌,赣州、乐平、鹰潭、抚州、上饶等几地也被认为是“天价彩礼“的重灾区。网上甚至流传着这么一句话:“江西彩礼甲天下,乐平彩礼冠江右,于都彩礼亚赣鄱。”

来自上饶铅山的一位朋友表示:“我们那边不同村的彩礼金额都还不一样,像我们村现在都十几万到二十万左右,铅山好像普遍二十多万,听说鹰潭也比较高。”

另一位来自赣州崇义的朋友则表示:“都说赣州宁都的彩礼非常高,得要二十多万,但是我们崇义这边普遍差不多是十多万。”

彩礼金额多少可能没有一个定论,但通常一定会有彩礼这件事情。

“这就像是一个传统的习俗,哪怕女方不讲究,男方也会知道。就好像约定俗成的事情可能很少说,但大家都是知道的。”小舒讲道。

“彩礼随消费、物价水涨船高”

彩礼并非江西的“发明”。彩礼属于中国传统之一,在周代就已形成的传统婚姻程序中,有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徵、请期、亲迎六个步骤,其中的“纳吉”与“纳徵”就是指的男方向女方家长赠送彩礼。

彩礼也非江西“特产”。来自江西以外地区的不少朋友表示,他们的家乡也有送彩礼的婚俗。“像海南,现在家庭条件好的6万左右,差的3万左右。高低是个意思,最终也是给到新人。”

由于身在广东工作,身边也有不少同龄的同事朋友,小舒被动地了解到一些广东的彩礼行情。她听说,一位湛江同学出嫁的时候,才收到约8000元的彩礼。

相比之下,江西动辄一二十万的彩礼确实偏高,这样的偏差又是怎么来的呢?

科技评论人、专栏作家蚂蚁虫在其文章中,将原因归纳为适婚男女比例严重失调、人口外流、集中式相亲、独特环境、传统农业社会等几个方面。

文章还将江西适龄男青年娶亲成功率与高考难度类比。江西是高考最难的省市之一,其本科录取率一直处于国内较低水平,2020年江西省本科录取率约为35.22%。而当前江西适龄男青年娶亲成功率比这还低,只有不到25%。

来自江西的青年王平(化名)认为,彩礼正跟着时代物价、消费水平的改善水涨船高。

土生土长的江西网友似是不分也在知乎上回忆道:“江西一开始是不讲究彩礼的,我爸妈那一辈基本上杀头猪就算是很丰盛的彩礼,彩礼和嫁妆也基本对等。”

“大概在我初中的时候,便开始频繁听闻彩礼暴涨的事。那时候讲究百元大钞,要多少多少斤,大概十几万吧。到了我读大学的时候,我外婆那边彩礼已经涨到三十多万了,而且还要求省会的房、车,借钱结婚成了常态。”似是不分具体写道。

2018年曾有人收集总结了江西11个地级市的彩礼行情,其中赣州最高在10万以上,南昌10万元上下,而其他地市多为5万-10万之间。到现在三年时间过去,各个地级市的彩礼水平普遍翻番。

除了跟随物价和消费水平,在王平看来,彩礼定价机制中还有一重微妙的攀比心理在作祟。“现在有些父母会有这样一种心理,就是某某家女儿都要了这么多,那我家女儿也不比人家差,也得要这么多。”他具体说道。

三年前他结婚时就碰到了这样的尴尬情况。“我老婆是湖南的,她有个堂妹比她早半年结婚,嫁了个长沙人,还算比较有钱,要的彩礼比较多。以前她们那通常是10万以下,赶着这个情况,就提到了14.8万。”

除了彩礼金额本身高,江西彩礼颇被诟病的另一个原因是“男方彩礼三十万,女方回‘三被’”。简单来说就是,男方出了高额彩礼,但女方的嫁妆几乎没有或是非常微薄。

受访对象表示,谈完彩礼数额后,通常女方也都会自动补上嫁妆的情况。

小舒提到:“不少女方其实不会完全收下彩礼,这部分钱不但会给回到这个小家庭,甚至有些女方还会额外倒贴一些嫁妆。”

王平观察到的情况是,要看女方家经济实力。“一般除了置办酒席的费用,其他通常会以嫁妆或者现金的形式给回,但有些地方也会不给回。”

蚂蚁虫也在文章中指出:除了个别乡镇片区彩礼全额不退,江西绝大多数市县的女方父母收到彩礼后,都会返还给小两口作为新家庭的启动资金。只是返还比例的多少,与当地风俗和家庭条件、父母观念等因素息息相关。

畸高的彩礼能治吗?

彩礼是否有所谓的意义呢?

“用我父母的话讲,在以前兄弟姐妹多的时候,主要是基于这样的考虑——女方担心女儿嫁过去,要跟其他兄弟姐妹共同分财产,只有要了彩礼,再把这些钱以嫁妆的形式给回去,这个时候这笔钱就是单独归他们女儿所有和支配的。”王平说道。

那为什么随着现在独生子女越来越多、兄弟姐妹普遍变少,彩礼却一直存在甚至还一路飙高呢?王平显然也有些无奈:“现在有些地方的彩礼确实有些畸高,甚至演变成了一种攀比的心态。”

不少地方已经意识到了这种问题,并陆续出台调控彩礼的相关政策。

早的如江西贵溪市,在2018年出台了彩礼“指导价”:彩礼最好限定在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8倍以内。按照当地当时的相关指标换算,最高限额10万元左右。

近的是2020年6月,江西省宜春市丰城市丽村镇下发抵制高价彩礼的红头文件。这份红头文件规定:婚嫁彩礼不得超过9.9万元;宴席不得超过10桌,每桌不超过380元。

规定确实很细化,但在多数受访对象看来似乎收效甚微。“只说了限额没说超过了会怎么样?怎么处理?谁来执行?再加上风俗这种东西,几百年形成的,哪有那么容易就被改变呢?”王平直言。

除了地方规定,2021年1月1日正式生效的《民法典》也对彩礼做出了约束。

《民法典》第1042条规定: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。同时,如果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、办理结婚手续但没有共同生活、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,这三种情况可以要求返还彩礼。

有法律专业人士指出,《民法典》“禁止借婚姻索取财务”的规定,实质上禁止的是买卖婚姻或者以婚姻为借口索要“天价彩礼”的行为,但对于男女双方依民间习俗、自愿支付且未超出男方承受能力的彩礼,法律并未禁止。

“蚂蚁虫”在其另一篇文章中提到,彩礼本质是成本转移的厚嫁,根源在于多数女性经济不独立、对婚姻的依附性强,直接打击只会适得其反;消灭高价彩礼的科学方法在于帮助女性提高经济地位、夯实社会保障体系。

写在最后

在这次的采访与调研中,由于采访对象有限、涉及到的地区和案例也有限,无法穷尽对一些具体问题的探讨。

彩礼背后牵扯着诸多社会问题,包括金钱焦虑、结婚焦虑、女性社会地位、男女性别比失衡、人口外流问题等。

但正如不少人所倡导和强调的,彩礼和嫁妆是两个家庭帮助一个新家庭,而不是一个家庭给另一个家庭扶贫。

参考资料:

1.   蚂蚁虫,《作为一个江西人,研究了近一个月,我来说说江西彩礼为什么这么高?》

2.   蚂蚁虫,《彩礼的本质是什么,如何科学地消灭高价彩礼?》

3.   燃次元,《江西苦彩礼久矣》

4.   地球知识局,《江西天价彩礼的原因,找到了》

5.   界面新闻,《江西“彩礼贷”风波背后:极端性别比失衡,他们陷入婚恋苦局》

本文来源于亿欧,原创文章,作者:漆叶青。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,违规转载法律必究。

彩礼王平